北京市交通委:出租交接班不得作拒载理由

交接班不得成为的哥拒载的理由。昨晚,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明确表示,乘客打车时遇到此类情况,可以通过电话、电子邮件、信件及传真等方式投诉。针对“北京打车难”的问题,交通部门首次明确解析其中原因。

根据昨天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,在研究组调查的38个大城市里(包括省会城市、五个计划单列市,汕头、珠海)中,北京的打车容易程度排名第28位,也就是倒数第11位,远落后于同是特大城市的天津和上海。

每辆出租车日均空驶120公里

昨天,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、华图政信公共管理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了《公共服务蓝皮书》。

据统计,北京市出租车总量近十年没有增长,一直维持在6.6万辆。而近年来,城市规模、人口出行量却持续攀升。目前,本市每天3600万人次出行。相当于每位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每日平均出行1.8到2.2次。这其中,大约190万人次出行依靠出租车解决。

超四成人打车要等10-30分钟

“随着去年年底,本市逐步推行交通缓堵28条新政,今年4月以来城市中心区停车费调整,以及酒驾入刑等政策相继出台,不少市民的出行习惯发生变化,相当一部分人改为绿色出行或出门打车。”谈到市民普遍感觉今年打车难于去年时,李晓松坦言,随着缓堵措施初见成效,本市道路拥堵时间同比下降,平均车速达到25公里/小时,出租车的运行效率也相应增加。这些都导致出租车成了“俏货”。

调查统计的数据显示,有8.48%的人表示打车很难,通常需等待半小时以上,45.29%的人表示打车需等待10-30分钟,只有占总体比例11.68%的人等出租车的时间在5分钟以内。

然而,一座城市的出租车保有量,并不能单纯因为乘客需求增加而无限制增多。在许多国际大都市,出租车并非通勤工具——纽约出租车总量为1.5万辆;东京为1.2万辆;伦敦不足1万辆。“在城市客运定位中,出租车并非居民的通勤工具,上下班仍是以公共交通为主。”李晓松说,北京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,空驶率达到30%至40%。而社会车辆每天跑48公里,这意味着出租车每天占用道路资源为社会车辆的2.5倍。“不限制的增加出租车数量,不仅会加剧城市拥堵,而且不环保。”

报告认为,“打的难”已是城市通病,在拥堵路段、上下班高峰时段、重要节假日或是遇上恶劣天气,打坐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。

五环内应增设出租车停靠站

在一项针对打车难易程度的调查排名中,北京排名第28位,拉萨排名第一。而同样是特大城市的天津排名第二,上海则排名第三。课题组解释说,这样的排名是名次越靠前,市民打车时等待出租车的平均时间越少,这从侧面表明打车越方便。

“出现空驶,主要是因为乘客与司机供求信息不对称。”一位的士之星认为,“很多司机在送完乘客后,习惯性地驶回自己熟悉的地区‘趴活儿’,这势必造成空驶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司机不了解哪里可以停靠,哪里有乘客需要打车。”

建立信息化出租车调控系统

另外,业内人士透露,本市出租车司机过去以市区居民为主,打车人要去的目的地相对而言也集中在城区内。而现在打车目的地变化不大,但的哥的姐从业人员构成发生变化,住在远郊区县的司机多了。“这造成不少司机挑活儿。”一位家住通州的司机说,“尤其是晚上,如果我在朝阳门附近拉到一位客人想去石景山,我八成会找个理由拒绝他。”

报告分析称,供求失衡是打车难的根本原因,城市交通拥堵、出租车运营效率不高,此外,出租车行业不规范,拒载行为屡屡发生,都造成打车难。

对此,李晓松表示,“扫马路”、“招手即停”等属于较落后的出租车运营模式。本市应当大力发展电话预约叫车业务。这样既能满足乘客需求,又可避免出租车空驶,减少道路拥堵。同时,五环路内应增加出租车停靠点的施划。尤其是一些医院、繁华商业区等打车人群密集区应当配套有停靠点,让出租司机可以合法“趴活儿”。

报告建议,城市应坚持优先发展公交战略。积极促进公共交通朝着更加合理化、高效化的方向发展是解决城市打车难的根本措施,让公交车、轨道交通等大容量的交通工具分流出租车的载客压力。

首汽试行3次拒载解除合同

报告主张,调整出租车的运价结构。出租车的市场定位原本是为外来商务旅游人员、城市应急人群出行服务的,通过价格杠杆分流一部分客源,把出租车留给真正需要的人。

根据新浪微博的一项调查,77%的出租司机拒载理由是交接班方向不对。对此,一位出租司机透露:“这并不是理由。因为双班司机交接班时,大多会避开早晚高峰这个客流集中的时间段,避免因交班带来的收入损失等,即使是真的遇到交接班的情况,也可以跟接班司机进行协调,先送乘客抵达目的地。”

另外研究人员也力主建立信息化的出租车调控系统。他们希望能通过信息化手段,加强运力调控,提高出租车运营效率。通过对出租汽车运力投放实行总量调控,合理配置出租汽车客运资源,推行电话预约、网上预订等方便出租汽车租乘方式,设置出租汽车专用通道、候客点,加大对拒载行为的处罚力度等措施,可以有效地缓解打车难的问题。

对于的哥拒载的行为,北京各大出租车企业也纷纷出招。今后,首汽公司拒载的哥就将被列入黑名单,3次拒载成立将被解除聘用合同。

昨日,本报记者选取了蒲黄榆、广渠门等6个地点,分别体验早晚高峰、非高峰期的打车情况。发现早晚高峰时,在这些地点打上车普遍需要半个小时左右。

李晓松透露,大约有80%至90%的乘客因为工作繁忙等理由,不愿意配合调查出租司机拒载问题。其实,如果乘客遇到拒载,可以通过24小时电话68351150或发电子邮件等方式投诉。“投诉时一定要描述具体时间、地点及拒载的详细过程。如有可能,可以用手机录下声音和视频作为投诉证据,有关执法部门也会加强监管。”另外,本市将逐步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准入门槛,加大培训力度。

地点1金融大街

多辆空车直奔酒店拉活儿

昨日下午4时许,记者从西直门附近打车至金融大街威斯汀酒店处停车。酒店的一名门童也来拦车,说有个客人要去机场,但被司机拒绝。门童只好继续在便道上等车,不管哪个方向有车,他都招手示意,但一直未能打到车。据他称,下午4点半后,金融大街就很难见到空车了。

4点20分许,两辆空车直奔威斯汀酒店旁停下趴活儿。记者上前,表示要去幸福大街时,对方均拒绝。其中,司机李师傅说,驱车进入金融大街北口后,他碰到了4名拦车的上班族,“其中有个就去西单,一公里10块钱的活儿,挺好赚的,但我就不愿去。”

直到4点37分,当其中年轻男司机被门童领入酒店,接客人去三里屯后,李师傅见没有乘客,才答应记者可以上车。

体验结果:等候约半个小时,其间,30余辆驶过的出租车中,有几辆空车或挂上“暂停”标志的出租车拐入威斯汀酒店拉活儿,另有两辆出租车在威斯汀酒店旁趴活。

地点2广渠门附近

听说去双井两空车拒载

昨日早晨7点半,新景花园南门外,一女子正在招手拦车,但因主路车流集中,导致两辆空车无法靠边停下。6分钟后,该女子放弃打车,向磁器口地铁站方向走去。

至7点52分,60余辆载客出租驶过后,终于先后有两辆空车停在记者面前,但听到记者要去双井桥西时,都拒绝载客。

随后,记者乘公交车来到双井桥西、北京富力广场南侧拦车。此时,已是8点15分,在记者面前,还有3名女士也在打车。排在最后的一名黑衣女子称其已经等了20分钟。

8点30分,苦等半个小时后,该女子碰到了一辆黑车,与司机谈好价钱后,其上车离开。

而在她前面的两名女士,表示也都等了半小时以上。不过,随着到富力广场放下客人的出租车逐渐增多,她们都在5分钟内搭上了出租车。

记者也于8点40分许,拦到了一辆出租车。出租车司机徐师傅说,早高峰期间,出租司机一般都愿意在二环以内的“城里”跑,这样不用堵在路上,司机省心,客人也省心。

体验结果:至少等候20分钟以上,两辆空车听说往双井桥方向,均表示拒载。

地点3蒲黄榆芳群园一区

耗时50分钟打到车

昨日8点20分,记者在蒲方路上站了约8分钟,8点28分,第一辆的士经过,但已有乘客。

此后,在记者等车过程中,越来越多的人站在道路两边等候出租车。一位女士原本站在物美超市门口等候。过了一会儿始终没车,她见对面有空车过来,匆忙跨过隔离栏,但还是晚了一步,车被另一打车人先拦住了。

“太难打了,马路两边我都这么来回两三次了,不是有人就是不去。”该女士说,她要去亦庄,但是碰到两辆空车司机都只是摆摆手,并不停车,不知道原因。

直到9点,在跟记者同地打车的12人里,有3个人打到了车离开,其他人看车辆难等,也渐渐离开该路段。

体验结果:经过近50分钟的等待,记者成功打到了车。其间,经过这个路段的出租车共52辆,其中6辆空车、2辆拒载,还有3辆车灯显示“停运”。

地点4国贸

晚高峰一些出租只拉熟客

昨日17时35分,正值晚高峰,记者等了15分钟,只有10辆的士经过,没有一辆空车。

随后记者往双井方向走,此时已经接近18时,天空开始飘起小雪花。在建外soho门口,共有17人。

记者偶然发现在国贸桥下等着好几辆出租车,但过去询问得知均不载客。“去亦庄的,因为经常在这里等,所以有熟客。”一名的哥明确表示这个时间段只拉熟客。

打车难也引发了乘客“抢”车。18时05分,四名乘客同时奔向一辆空车,最后一女士成功上车,“这个时间这样太正常了,还要看运气。”一名没“抢”到车的女士说,要是在你身边停,你也上去了。

18点20分,记者终于如愿“抢”到一辆空车。

体验结果:晚高峰45分钟时间内,记者面前共有32辆的士经过,其中2辆空车,3辆拒载,其余均已载客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